不知為什麼,音樂人的心總是敏感的。些許的外面震動,便會在內心激起千層浪。

所以,以前葬禮對我來說,是很不情願參加的儀式。每一次有人邀請我去參加,我都想各種理由去拒絕。到不是我怕什麼,我就是不喜歡那種氣氛,不喜歡那種與世隔絕的氣氛,不喜歡那種無奈的氣氛。因為那樣的氣氛會擊起我心中的波浪,一環又一環敲擊我的心弦,久久不能平靜和安息。

“你星期四有沒有空?跟我一起去參加吧!”牧師邀請我。“同時,他們也需要現場彈琴。” 什麼?!我腦海中是一片空白。還要我在那樣的環境下彈琴?“啊,我星期四沒有時間,對不起。”我感謝上天給我一個理由:星期四我要去看牙醫。我寧可去洗牙,也不去葬禮。

“葬禮改時間了。葬禮將在星期五的早晨舉行。你現在可以來參加了。”牧師打電話給我。看來,我是不能不去了。我這一生中到目前為止只有參加過一次葬禮,是別人把我糊裡糊塗拉去的,我也並不認識離開這個世界的人。這一次,我是完全“頭腦清醒”的被拉去的,同時,我還是不認識離開這個世界的人。聽說他是一位13歲的小孩子,5歲就患肌肉萎縮症。自從得那病以後,痛苦一直折磨他到前幾天。

我站在他小小的身體旁,暗暗的默禱。真想像不出這麼一個可愛小孩子就這樣走來,又走去了。他仿彿睡著了,那樣安靜。他去哪裡呢?他現在在哪裡呢?他還疼痛嗎?

有一次,我去看中醫,老中醫笑著對我說,人在小孩子的時候最健康,身上所有的血脈都是通的,不怕風,不怕雨,生命旺盛。其實,小孩子又能怎樣呢?躺在我面前,不就是一位小孩子嗎?!可他還是走在我們前面。

聖經傳道書7:2上說:“往遭喪的家去,強如往宴樂的家去,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,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” 我低頭默默思想人生。我忽然發現我為什麼不願參加葬禮了:我因為害怕死亡,我在逃避死亡,我不願意面對死亡。在死亡面前,我什麼也做不了,什麼也改變不了。

聖經傳道書3:2上說:“生有時,死有時..” 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無法逃脫死亡的結局。那我們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?聖經傳道書1:2上說:“傳道者說:‘虛空的虛空,虛空的虛空,凡事都是虛空。’”如果我們到頭來就這樣的死去,這一生真是毫無意義了。一切都是白做,一切都是虛空。我們人生的意義何在?

“你們清晨早起,夜晚安歇,吃勞碌得來的飯,本是枉然;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,必叫他安然睡覺。”(聖經詩篇127:2)。

我忽然覺得眼睛明亮了:人生的意義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,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死,而是在乎認識耶和華,你我的心便能得安息。

我忽然覺得心明亮了:因為葬禮不是一個結局,死亡不是一個終止,而是你我永生生命真正的開始。是你我真正安然平息的開始。

牧師告訴我,在這小孩子臨走前的一段日子,他探訪過並且引導他讀聖經。小男孩似乎對聖經很感興趣,並且問過很多問題。在葬禮上,我們一起唱“耶穌愛我”。我忽然覺得這個小孩子從天上與我們一同歌唱,因為在那裡他不再有痛苦了,而且,他的眼淚也被上帝擦乾。

不知為什麼,音樂人的心總是敏感的。些許的外面震動,便會在內心激起千層浪。

但是,葬禮對一個認識耶和華的音樂人來說,是如此的安然平息。


作者: 張東雷

歡迎閱覽作者個人Blog: http://roflife.blogspot.com/

焜工坊-KunERAUQS